冰镇西瓜

afd同名:冰镇西瓜

新年快乐

谢谢大家的喜爱与支持,新年红包已经发在读者交流群里啦,祝我们在新的一年里都越来越好!

《数一数二》预告

这部小说也差不多构思完了,但我得等《梦里梦外》写完之后再写这部,给一些这部小说的关键词吧,大家可以先自行想象hhhhh


兄弟、跆拳道、师徒、大学、考研、大哥之上还有大哥、都市......

  

感兴趣的宝子们可以先点赞收藏不迷路!

Chapter25 蛙跳

石天予此刻正气喘吁吁地趴在地上,腹肌背肌的交替训练最魔人,相当于是那小块腹部被反复揉搓、捶打,使其保持到最紧致的肌肉状态。可每轮背腹肌训练之后的感受就是,酸痛无比,并且会持续好几天……

 

“站起来。”祁之杭用t条轻轻拍了一下小孩儿的肩膀。

 

小孩儿的练功服已经湿透了,脸颊红得像个熟透的苹果,腿上的愣子若隐若现,但也努力地并直,双手背在身后,局促地站在他眼前。

 

“今天的课程到这里就结束了。”祁之杭那富有磁性的嗓音顿了顿,“接下来,我们算算迟到的账。”

 

“迟到了几分钟?”祁之杭双目盯着小孩儿,问道。

好家伙,同样的问题,同样的气场,吓得小孩儿一激灵。

“对不起老师,我迟到了20分钟。”有了之前的经验,石天予再怎么也不敢说只迟到了十分钟,而且一边说,一边低下了头,本就红红的脸颊肉眼可见地更红了。

 

看着小孩儿脸皮这么薄,祁之杭觉得这孩子在学校八成也是个三好学生吧,也对,能上江华大学的孩子也不差。响鼓不用重锤,明白人不用费嘴皮子。

 

祁之杭说:“这个屋子,20圈蛙跳,做完放学。”

 

在局促不安等待审判的这几十秒里,石天予的头都快埋到胸口了,闻言,猛地抬起,难以置信地对上祁之杭老师淡定的目光,一脸懵逼地表情看着祁老师,似乎在问:老师,这……这是认真的吗?!

 

祁之杭很快意会,并点了点头,以示确认。

 

20圈?!石天予光想想就觉得不可能,且不说她被这节课折磨得快残废了的双腿,就算她好好的,跳20圈估计都够呛,更何况,她现在这双颤颤巍巍的双腿。

 

她很想向老师求求情,比如说下节课再罚?又或者是减点量?亦或者是换一种?

 

可是,对于整个高中三年迟到过一次的石天予来讲,她觉得这次迟到20分钟属实是不应该。因此,讨饶的话哽在喉咙,一句都说不出。

 

“不会蛙跳?”见小孩儿僵在那里,祁之杭“装作”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石天予也不去管这是不是调侃,摇了摇头,蹲下身,把手背在身后,任命地跳了起来。

 

一步,一步,跳着。

 

拼着一口气,石天予第一圈都没停歇过就又跳到了出发的位置,祁之杭坐在矮柜上的那个位置。

 

虽然感觉小腿肚子酸胀,但似乎还能忍一忍,石天予蹲在地上调整了一下呼吸,又继续往前跳。

 

第二圈跳过祁之杭脚边的时候,石天予停都没停一下,因为她有感觉一停肯定就跳不动了,就先挺着这股气能跳多久跳多久吧。

 

祁之杭看着小孩儿忍耐着就这么一步一步地跳着,完成属于她自己的惩罚,不扭捏作态,不偷奸耍滑,说实话,他在内心是给出一份欣赏的。

 

……

 

跳到第四圈,石天予感觉小腿肚子好似积了死血,那是一种醇厚的肿胀和酸痛感,可她不敢停,依旧跳着。

……

 

。。。。。。。。。。。。。。。。

。。。。。。。。。。。。。。

第十次被打回了。。。。。看看彩蛋里能不能发出来吧。。。。。。。。。。。。。

Chapter24 两头起

虽然过程有些惨()烈,但不得不说,效果是明显的,这不,石天予轻轻松松一下就有170()度了。

 

见小孩儿神情似乎也感受到进步的喜悦,祁之杭也轻快地说道:“过来做素质训练。”

 

小孩儿走到跟前,祁之杭瞧了瞧满头大汗,双腿有点颤()颤巍巍的小孩儿,顿声说道:“两头起20个,背肌20个,做三组,组间休息1分钟。”说完,祁之杭抬了抬下巴,示意小孩儿可以开始了。

 

石天予仰躺在地上,绷紧双腿和脚尖,双手夹着耳朵伸得直直的,如果忽略掉腿上那藤t条愣子若隐若现传递到脑子里的疼痛的话,这个姿势还是很舒服的。

 

深呼吸,吐气——起——

 

很好,第一个两头起做得还不错,收手尖一下就触摸到了脚尖。

 

然后接着做第二个、第三个……

 

到了第五个,石天予的手尖就已经无法摸到脚尖了。

 

第六个,起得很勉强。

 

第七个,起得非常勉强,腹部酸痛,两条大腿颤颤巍巍才抬起来。

 

第八个,腹部酸痛,两条大腿抖得像筛子一样抬起来。

 

第九个,腹部持续酸痛,两条大腿抖得不行,石天予用双手扯了扯裤子才勉强抬起来。

……

到第15个的时候,石天予再怎么扯裤子,双腿都抖得抬不起来了。

 

她悄悄地盯了一眼祁老师,才发现祁老师就这么一直静静地看着她折()腾,一句话都还没说过哩!

 

她无力地仰躺回去,满头发热,满口喘着粗气,背后一片湿润,双()腿不自主地抖着……

 

祁之杭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宣布规则时就没有想过折()腾一节课的小孩儿还能高质量完成,他原来的打算是用teng()tiao逼一下做完。

 

可是不知怎的,看着小孩儿的两头起一个比一个挣扎,直到双腿()抖()得起不来了,他脑海里闪过刚开始跟着许一山师父时的画面,那时,他体质很弱,一个两头起都做不了,师父就给他辅助的力量,让他借势而起,后来自己就会做了,再后来数目上了20之后,师父就蹲着他旁边给他加油鼓劲,用温厚的声音数过那一个又一个数字……

 

祁之杭一声不发的这点时间里,他有反思自己为什么下意识地对石天予这么严格,梳理了两条:(1)小孩儿真心喜欢古典舞,但课时少,他想尽快帮小孩儿找回基本功之后进入神韵等高一点层次的教学,这样才不负小孩儿那发自内心的热爱。(2)下意识地传承了师门风格。就他本人体验而言,师父待他前两年与之后的标准可以说是大相径庭,在他决定在课余时间接受师父那套专业舞者的训练方案之后,温情啥的从来没在那间练功房里存在过。记不住要点?teng()条帮你记住。踢不动腿?teng()条追着你踢……他好像无意识中也对这个本不走专业的小孩儿严格了些。

 

等回过神来,发现小孩儿正可怜巴巴地盯着他,好像每个细胞都在对他诉说:老师,我真的做不动了,呜呜……

 

“改仰卧起坐。”祁之杭一边说一边蹲下来压住了小孩儿的双腿。

 

两头起,不仅考验腰()腹力量,对下肢力量要求极高。而有人压腿的仰卧起坐就好很多。

 

石天予肯定地点了点头,哼哧哼哧就连着做了十个仰卧起坐。

 

“好了,换背肌。”

 

等小孩儿翻身俯在地上,祁之杭拿过矮柜上的藤条水平支在小孩儿头部上方四五十公分处,淡定地说:“双手抱头,起来碰到teng()条算一个。”

 

小孩儿中规中矩起第一个,发现余光里瞅到了teng()条,可头确实没碰到,又够了够才碰到。碰到的那一秒,从侧面看,这个背肌立得很漂亮,祁之杭很是满意,然后数道:“1。”

 

做十几个之后,小孩儿的腰腹就酸痛无比,可是一想到老师都把万恶的两头起换成仰卧起坐了,石天予还是感觉自己赚了的,咬了咬牙又继续做。

 

当然,没碰到teng()条的真没算,祁之杭也没降低高度,也没催,就等着小孩儿一个一个做下去。

 

就这样,一个淡定地数着,一个挣扎着,“熬”了好久,这简单的三组素质终于保质保量完成了。

 

石天予此刻正气喘吁吁地趴在地上,腹肌背肌的交替训练最魔人,相当于是那小块腹()部被反复()揉搓、捶打,使其保持到最紧致的肌肉状态。可每轮背腹肌训练之后的感受就是,酸痛无比,并且会持续好几天……

 

“站起来。”祁之杭用t条轻轻拍了一下小孩儿的肩膀。

 

小孩儿的练功服已经湿透了,脸颊红得像个熟透的苹果,腿上的愣子()若隐若现,但也努力地并着,双手背在身后,局促地站在他眼前。

 

“今天的课程到这里就结束了,接下来,我们算算迟到的账。”

 

祁之杭扭头望了一眼挂钟——21:31了。

===================

#彩蛋:

解锁本节素质训练的姿势

 (我感觉我的画技与日俱进【狗头】)

(用免费的粮票就可以看~)

Chapter23 颤kua

新人物出场!

====================================

石天予那小声的啜泣声和计时器的声音“一唱一和”,我们的祁老师都舍不得打破这份难得的“和谐”。

 

正当祁之杭“出神”的时候,窗户外猛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爸?爸怎么来舞坊了?祁之杭用眼神向窗边那抹熟悉的身影表达了疑惑,并打算起身出去。

 

祁父见状,先摆摆手示意不用管,然后又指了指祁之杭放在矮柜上的手机,然后就转身离去了。

 

祁之杭稍侧身便拿过手机,发现已经21:08了,微信消息99+。然后点开和父亲的聊天框,看到父亲发的几条消息——

 

20:30

“小杭,我正好路过和舞坊,你几点完事儿?”

20:59

“小周说你在上课,不着急,我在楼下等你。”

 

顿时,被小孩儿搞出来的火气平息了大半,一股暖流席卷了全身。

 

祁之杭侧眼看了看撑在地上、双臂抖动、头发湿哒哒的小孩儿,然后用修长的手指敲字回复道:“不好意思爸,我才看到。这边一时半会儿完不了事儿,您先回去休息吧。”

 

刚发出没多久,祁父就回复了——

“没关系,我等你。”

 

知道父亲一旦做出决定不会轻易更改,加之那辆宽敞的劳斯莱斯也很舒适,祁之杭也就不推辞了,回复道:“好的,辛苦爸了。”

 

祁之杭的父亲叫祁东棠,远东集团第五代继承人,当年与华国刑法界泰斗唐泽晟的爱女唐婕(同时也是当时沪城市市长唐泽洲的亲侄女)喜结良缘。那是1985年,祁东棠24岁,唐婕22岁,这桩婚事轰动一时,为无数报刊杂志贡献了多日的头版头条。如果放在今天的流量世界里,和该话题有关的播放量起码都是千万级别的。

 

祁之杭,1986年12月26日出生,今年(2013年)27岁,20岁时本科毕业于华国的顶尖学校——东沪大学金融专业,随后到M国哈盛大学攻读计算机金融博士,四年后以全优成绩提前一年毕业。2010年回国后从集团基层的主管做起,现已是集团中高层的总监。

 

关于祁之杭与古典舞的缘分,得从小时候的一段经历说起。祁之杭年幼时体弱多病,据说是家族遗传,祁家孩子小时候的体质普遍偏弱,但是15岁之后慢慢地就健硕了,而且都很长寿,所以祁家人也没多加干涉。但是,作为新时代的女性,唐婕见不得孩子从小就病怏怏的,尤其是看到孩子都8岁了,还整天弱弱的,而不是像正常孩童那般上蹿下跳,唐婕心里很不是滋味儿,所以,她提出送祁之杭去学武术来强健体魄,祁家人也没觉得不是坏事儿,都很支持。但是小祁之杭学了三天武术后就重病不起,祁老爷子赶紧请沪城最富盛名的老中医,同时也是祁家的世交——佟宝生(佟悦的爷爷)来诊治。佟老爷子说,小杭完全遗传了祁家的体质,小时候弱不禁风,也没有具体的病兆,长大就好了。但经过这一波外力干扰,小杭体内经络已出现紊乱,所以必须从现在开始慢慢地上运动量,直至体内可与外力抗衡。

 

关于后续让祁之杭参与什么运动,祁家人和佟老爷子讨论了一晚上。最后得出双方都满意的结论:最循序渐进的法子就是——习舞。

 

待小祁之杭恢复了点精气神,祁东棠夫妇在友人推荐下找到了东海舞蹈学院史上最年轻的古典舞教授许一山,可许老师只收东海舞蹈学院古典舞专业的孩子,但听了祁东棠夫妇真诚的讲述之后,许老师便答应带祁之杭。为了为小祁之杭制定科学的训练计划,许一山还去拜访了佟宝生老爷子,最后制定出一套循序渐进的训练方案,练了两年,祁之杭便恢复了正常人的体质。可经过两年的启蒙,祁之杭早就爱上了古典舞,许一山也看上这孩子,不仅身体条件突出,而且对古典舞很有悟性,所以他打破多年来的陈规,决定:即便祁之杭不走专业,也要将祁之杭收入门下。自然而然,后面的培养方案也换成了专业舞者的,当然,祁之杭同学这一路的血和泪待今后细说。

 

不过,许老与祁之杭的一个“约定”(要求)倒可以交代给读者朋友——祁之杭留学归来之后,无论再忙于学业和事业,除了日常晨练,他每周五都要去舞坊练习两个小时,热身、基训、身韵、古典舞组合、素质训练……一个不落。每个月的最后一天许一山会来测试,要求稳定在正常状态下的水平(非巅峰状态下),一旦退步或者无故缺席,那总是吃不了兜着走。

 

这波要求属实是为祁之杭好,因为我们见过太多太多因为学习或者工作累垮了身体的精英人士,而许老、祁父、祁母这些长辈是万万舍不得这孩子因为繁重的事业和学业压力累垮身体的,所以大家都很赞成这个提议。

 

因此,如果不是特别特别特别重要的事情,祁之杭周五晚上和每月末的最后一天晚上,都是没有工作安排的,这已成为远东集团、祁家、和许一山师门心照不宣的事情。

 

有的商业精英下班后是泡健身房,而我们的小祁总是跑和舞坊。当然,除了祁家人和许一山师门里的人,没有一个外人知道这件事。有一件事,外界一直以来都津津乐道:从来没见祁家大少爷去过健身房,可是人家身材好好,尤其是那柔美却不失健硕的肌肉线条,捕获了无数优秀女性的芳心。当然,也有人说祁家家大业大,家里肯定有健身房,说不定还有操场哩。外界的猜测,对也不对,但这里需要像读者朋友交待的是——小祁总那身儒雅的气质,除了腹有诗书气自华,除了那点遗传的基因,便是被古典舞熏陶出来的。此外,沪城商业界也默默地传着一个“潜规则”——周五晚上和每月末的最后一天晚上,没有一个人可以约上小祁总。

 

因此,佟悦突然要带队出国比赛,找不到老师“顶班”(即给石天予上舞蹈课)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和舞坊这个“闲人”(之所以叫她师弟是“闲人”是因为她们很羡慕师弟每次来练完功就可以洒脱走人,而她们还有教学任务,而且她们每月的考核指标都比祁之杭高很多,她们很是羡慕这种“随心所欲”式的自主训练)。

 

“正好小杭每周五晚上也在,师父给祁之杭定的考核标准对于祁之杭而言基本上还是比较轻松的,所以分给这小孩儿一个小时影响也不是很大,之前和舞坊忙不过来的时候,小杭有空也会来帮忙,经验这点倒是不用担心。”佟悦当时这样想道,所以就征求了一下祁之杭的意见,尤其是听说这小孩儿真心热爱古典舞,所以祁之杭十分爽快地答应了。

 

也因此,才有了以上画面。

 

祁之杭回复我父亲之后便把手机搁在一旁,看了眼计时器,2分28秒了,再看了眼小孩儿,由于重力被迫压成“一字马”的双腿已经抖得不成样子,却也竭力维持着耗姿,满脸涨红。

 

祁之杭走过去,用鼓励的声音说道:“还有半分钟,坚持住。”

 

石天予已经无心分析祁老师的语气好坏,在心里快速数了好几个30,才听见一声“收。”

 

像个残疾人似的,石天予收回了双腿,蜷曲着双腿躺在地上,脑子里只剩下“疼”字。

 

“仰卧,颤胯。”祁之杭不由分说地布置道。

 

石天予的脑子虽然被痛意席卷,但残存的理智还是告诉她要听令而行,更何况还欠着迟到的帐呢!

 

石天予乖乖地做好了颤胯的姿势,尝试着把双腿分开了一下——

虽然动作很轻,但kj的疼痛袭来,疼得石天予呲牙咧嘴,欲哭无泪。

 

颤胯有多疼,祁之杭可能比任何人都清楚,不过,却也是极为涨功的法子。从前面耗横叉的状况来看,小孩儿的横跨真的很硬,应该是很久没有开过了,一股脑耗了这么久,不颤开怎么行?所以,放下心底闪过的一丝心疼,祁之杭继续命令道:“力量全部集中到腿上,脚尖带动,快下慢收,颤50下。”

 

“老师,不是我不知道要点,是真疼啊,呜呜呜——”石天予一边在内心哭诉,一边又“尽量”按照祁老师说的颤了一下——她感觉自己的腿快废了!

 

此时,祁之杭可以十分确认地给小孩儿贴上一个标签——对自己狠不下心。

 

于是,祁之杭上前一步握住石天予的脚踝,微微分开小孩儿保持着90度的双腿,严肃地说道:“准备好,你的腿部力量要和我给你的辅助力量一起使劲。”

 

见小孩儿点了点头,祁之杭一边数着“一”,一边便用力“甩开”小孩儿的两条腿,啪地一声,小孩儿就颤到了180度。

 

“啊!——”这一颤,快准狠,顿时间就逼出了石天予的眼泪,石天予觉得自己的双腿已断!

 

见小孩儿的腿迟迟收不上来,祁之杭催促道:“把腿收起来,赶紧的。”

 

石天予用力地收了收腿,可真的合不上,只好用双手辅助一下才收回了腿,重新抬到90度的位置。

 

“这下不算,快下慢收,不许用手。”祁之杭毫不留情地宣布道,然后再次握住她的脚踝,一边数“一”,一边又用力“甩开”的小孩儿合着的双腿——

其实,小孩儿之前自己颤最多能到160度,而且还是慢悠悠地打开,有了祁老师这波辅助,惯性+重力+刚才耗横叉的余威,石天予的啪地就能颤到180度,痛得小孩儿眼泪直流。

 

只见小孩儿一边哭一边咬着嘴唇,似乎眉毛也在用力,才把感觉已经断了的双腿合在一起,然后,又是一波强劲的力量将之分开……

 

反反复复六十余次,到后来石天予的kj已经麻木了,祁之杭才数到“50”。

 

===============

颤|kua动态图片

(我辛苦制作了好久,85%还原小说场面,差祁之杭“恶狠狠”的辅助,不过石天予目前还做不到这种程度,嗯,她的横()kua任重而道远)

我做的是逐帧动画(截图+animate cc制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侵权联系删除。

真的发了好久才发上来!!!


===============

这次的彩蛋是之前写的,主要回答了三个问题:

1.石天予为什么在高二的时候放弃走舞蹈特长生?

2.祁之杭的朋友圈背景为什么和和舞坊的风格那么像?

3.为什么更衣室隔间里的设施那么齐全?

(用免费的粮票就可以看~)


各位多保重!



Chapter22 老规矩

在不怎么愉快的一问一答中,计时器来到了1分27秒。髋()关节的别扭和k()j的撕()裂感()压()得石天予喘不过气来,双臂支撑在地上也有些酸痛,泪水汇成了一小摊,背部由于抽噎而一起一伏……

 

这些,祁之杭都看在眼里,可脚下没松一分劲,当然,也没加一分劲,石天予的姿()势恰到好处地维持在190度。

 

又过了一会儿,可能是kua()终于耗开了一点,祁之杭本没有加力,但却明显感受到小孩儿的k()j往下沉了一截,祁之杭内心表示很满意——因为有底子的回功就是要这样一点点耗()开,这次耗()开的地方,下次就能耗得比这还开——

 

“啊!——嗷嗷嗷!——呜呜呜”,祁老师还没高兴完,石天予的哭喊声就传来了。

 

“呜呜,老,师,还有多久,,,啊,,,呜呜,,,老师,可以,,,轻点嘛,,呜呜……”由于k()j的撕()裂()痛感飙升,除了哭,石天予已经语无伦次了……

 

“我没压。”善解人意的祁老师先为自己“辩解”一番,然后接着说,“还有32秒”。

 

虽然这是狠狠地涨()了功,但祁之杭也深知其中艰辛,于是对想动又动弹不得哭得可怜兮兮的小孩儿说:“数数吧,数到30。”

 

也不知道小孩儿是不是在心里数数,或者说“咒()骂”这身后人,亦或是咬牙硬撑……总之,在石天予以为自己的tui断了的时候,后面的力道突然松开了,传来一句温暖的嗓音:“收。”

 

刹那间,石天予竟一时动弹不得,依旧维持着耗()横()叉的姿势,大概在185度左右。钝痛感、麻()酥感、刀割感……一股脑向她袭来!

 

大概顿了十几秒,石天予才认清祁老师并不会帮她收()腿的现实,可这个姿势也很痛苦!于是,为了尽快结束这一切,她先浅浅地弯曲了一下右腿,然后慢慢地把重心移到右腿,再用一只手去搬回矮柜上的左腿,呜!再一身倒在地上,双腿蜷缩着,十分不情愿地回味这回血的痛苦……

 

过了两分钟,看小孩儿就跟要黏在地上了一样,祁之杭才说道:“起来,换另一边。”

 

已见识了老师的厉害,石天予生怕起慢了又被加时,所以,尽管不情愿,也听声而起,擦了擦眼泪,站在矮柜前。

 

“老规矩,小手()臂贴地开始计时,三分钟。”祁之杭坐在离小孩儿一米左右的矮柜上缓缓说道,更为准确地说,是一脸看好戏的说道,看你怎么磨蹭。

 

不过,这次出乎祁老师预料,经过前面接触,早就将“早si早超生”刻进骨子里的石天予,竟然十分利索地就摆好了姿势,只见小孩儿深呼一口气,先左小臂贴地,然后紧接着右小臂贴地,一切都很流畅完美——如果忽略掉深埋下的脑袋和k()j的颤()抖的话。

 

当然,我们的祁老师也十分欣慰地摁下了计时器。

 

滴——滴——呜——滴——呜——

 

石天予那小声的啜泣声和计时器的声音“一唱一和”,我们的祁老师都舍不得打破这份难得的“和谐”。

 

正当祁之杭“出神”的时候,窗户外猛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

猜猜是谁? 


彩蛋1550字

Q:100粉啦!小鸽子特来报喜!要不要立一个flag!

谢谢小鸽子,希望审核痛快点💪💪💪

冬至快乐

震惊,我就去学习了一天,居然就又涨了十来个粉,刚好108,哈哈,好喜欢这种突如其来的惊喜,谢谢宝子们!(作为一个心血来潮的业余写作选手,按理说不该在意这些数字,但看到这些数据有变化的时候,内心还是很开心的。关于这种心理现象,有一个国际政治学专业的老师写过相关论文)


我这几天没有写小说,但在看一些小说(言情 阴差阳错 业界精英),除了一日三餐都在看,看来看去,居然心生厌烦,累了,乏了,这不过都是营造的臆想罢了。总结以下特点:

(1)男主高冷且优秀,但就好女主那一口(一般都是豪门世家)

(2)女主有能力(名校毕业/女明星),但工作上因为男主的照顾而成长得更快,后来也很优秀(一般都是普通家庭)

(3)男主一般都有一个/几个好哥们儿,负责推动剧情发展

(4)有很浪漫的求婚环节

(5)he,结婚生子,浪漫的婚后生活

(6)高冷男主的微博只关注了女主一个人【近几年好像挺流行这个梗?】

.........

嗐,大差不差吧,总之,这些和生活中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房贷车贷无关、与生活中精打细算的材米油盐也无关,只是,生活中人间烟火的那点小确幸会被写在文里烘托一下浪漫的气氛。书毕,你我还是要面对本就不容易的生活,前往别抱有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享受真实的自己,沐浴那没有偏见的阳光,和身边的人真心相处,这才是真实可行的。


我也在想如何处理我和小说的关系,尤其是看到这么多宝子给我点赞/发电/送粮票的时候,就又不想弃坑,所以,以后我可能就是专注于自己写的这个故事,不会再去看那么多文了。


其实写论文和写小说一样,像我现在写的《梦里梦外》,写起来很顺手,因为的确是看了太多,莫名其妙就会有一些有趣的情节从我的脑子冒出来。反观我的论文写作,因为最近看得不多,基本上毫无进展,英语学习也因为这几个月放飞自我搁置了,学习嘛,就是一个输入和输出的较量,方法对了,输入量到了,输出也就水到渠成了。


这么说来,之前看的文好像都是在搞"文献综述"哈哈哈,之后我要好好去搞我专业方向的文献综述啦,这边就“闭门造车”吧,如果有特别不当的地方欢迎大家温切交流指正。


最近,小说、短视频、b站、推文、八卦娱乐、睡懒觉......,甚至我最不爱好的游戏,都玩儿过了,玩儿了一大圈,最后的感觉也就是那样。


围观了众多人的人生,我发现我现在拥有的、所处的、以及将面对的,已经是很多人渴望的了,虽然,也有很多人的生活是我渴望的😂但我觉得至少对得起这一切吧,对得起之前为之奋斗的自己吧,虽然“颓废”了这么多天,但,我的初心依旧未变。小虾米还有很多打怪升级的任务啊,加油!


好啦,祝大家冬至快乐,生病的宝子们也快快好起来!